綠著生 綠著死 死復綠

日本电影史【下】 佐藤忠男

p3

  在1958年的年初,我作为电影杂志刚出道的编辑访问了增村保造,并请他执笔撰文。于是他发表了一篇题为“某种辩白”(《映画评论》3月号)的文章。这是一篇不仅仅表明了增村保造个人的信条,而且是对以他为首、正在涌现出来的战后一代的主张做出代言的文章。他写道:


  我的影评人们说它干巴、没有情绪,还被评论为人物戏剧性夸张,有轻佻感而无真实感,还有胡闹般的快节奏,环境描写、氛围描写全然没有,无味无趣。这些批判在某种意义上全都是正确的。

  但是如果允许我做辩白的话,我想说,我是有意识地舍弃了情绪,使真实...

《金阁寺》 三岛由纪夫

p89

  “体育运动到处都是公开的啊。这正是世纪末的象征。应该公开的东西,却一点也没有公开。所谓应该公开的东西……也就是死刑。为什么不公开死刑呢?”他仿佛做梦似的继续说,“你不觉得战争期间的安宁秩序是由于人的死于非命的公开而保持下来的吗?死刑之所以不能公开执行,据说是因为考虑到公开执行会使人心充满杀气。这是蠢话。在空袭中收拾尸体的人,都是作出一副优雅而快活的样子的。”

  “观察人的苦闷、鲜血和临终的呻吟,会使人变得谦虚,使人心变得纤细、明朗、温和。可是,我们所以变得残暴,充满杀气,绝不是在这样的时候。你不觉得我们突然变得残暴,就是在这样的一瞬间...

非常不认真不负责的摘抄……
下周可能也不能干什么,因为有一个比赛,下下周有2个大考试,1个小考试,一个paper due……周末也只能好好学习了吧……哭哭……😭😭😭

2017年1月22日凌晨3点

似乎到了美帝之后都不知道怎么用中文好好说话了,虽然英语也还是一如既往地差。

现在的生活很糟糕,在于使人没有表达的欲望。好像愿意浮在海面,一动不动了。

很多事出乎我的意料。其一,发现学校的同学们各怀本事,这所学校没有我想象地这么糟糕。其二,发现自己痛恨虚伪的人,虽然有时候还是会落入俗套。其三,发现自己对成绩与等级不再执着,并惊讶为什么别人都会为了得A而努力。

觉得现在的生活太过平静也是不好,失去了思考与写作的能力,只能在美式八股文的文章中亦步亦趋,达成教授眼中的好文章,所以前面说自己没有在争取,也是妄言。

现在要写一篇何伟的《江城》的书评,一点头绪也没有,在网路上消磨时间。希望以后能保持...

So the platonic Year

Whirls out new right and wrong,

Whirls in the old instead;

All men are dances and their tread

Goes to the barbarous clangour of a gong.

-- Nineteen Hundred and Nineteen, Yeats

看到博尔赫斯 Theme of the Traitor and the Hero开头这段,想起阿城先生在《威尼斯日记》里的陈述

    “这次到威尼斯来...

现在想起来孟京辉在话剧里用到手持镜头,投影成绿色或许是受本片影响。

【关8】探究:丸山隆平头上长草对他的药效是否产生影响

脑洞好大!

冰冻荔枝:

·贺 丸山隆平 32岁 诞辰

·无CP向,全团向,看出任何CP都只是各位的脑补

·一个神奇的脑洞





探究:丸山隆平头上长草对他的药效是否产生影响

 


实验人/观察人:涩谷昴


实验依据:

为了专辑的录制,涩谷早早来到录音室。今天要跟丸山一起录新歌贝斯跟口琴的部分。

回想着小样中贝斯的旋律,涩谷的唇角不禁泛起了一丝笑容。那的确是非常符合丸山风格的贝斯。那家伙,虽然平常经常乱搞,涉及到音乐的话就很认真。待会儿要不要再夸...

風花  相米慎二  浅野忠信

近一年来的生活片段

1. 淡豹,哦,淡豹 

     这是我近1年来反复提起的名字,也是将我和all in姐姐联系在一起的绳子

     看见她我就知道自己成为不了作家,太有才了呀。

     她现在主要的身份是时事评论者,为Nonstory工作,遇见问题,冷静分析,再经常一语惊人。

     现在手机坏了不能打开微信看她公众号上的文章,只记得有一次她写 约会问题
  ...

ハル 春天情书

那一年的深津绘里真是美得令人动容

喜欢这样淡淡的故事。

1 / 9

© 石的皮 | Powered by LOFTER